首富王均瑶英年早逝,祸首是“肠癌”

发表日期:2010-08-25 17:15:07
文章编辑:金山科技浏览次数:2109

  王均瑶英年早逝,祸首是“肠癌”

  王均瑶:38岁,均瑶集团董事长

  2004年11月,38岁的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死于肠癌并发肺部感染,离开了他的4000名员工,留下了年仅9岁的均瑶集团。

  均瑶集团以航空、乳品、房地产三大业务板块为核心,总资产达35亿元,旗下拥有20多家全资企业。集团获得荣誉无数,多年跻身“全国民营企业百强”。

  王均瑶生前曾表示,做企业要不断创新,创新要动脑筋,而动脑筋最累。民营企业家竞争压力巨大、社会事务繁重、作息没有规律,他们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也意味着牺牲健康。 真的还想活他五百年2004年英雄挽歌

  BUSINESS.SOHU.COM2005年1月13日11:26来源:[《经营者》]   “真的还想活他500年”,每一个事业未尽的企业家可能都会有如此感慨:空难、疾病、英年早逝、抱憾而终……2004年是中国企业界那些远去的英雄们壮志未酬的年份,它带给我们什么启示吗?

  就说生意场,人人想赢怕输。经商、经商、经常受伤;老板、老板、老板着脸;经理、经理、经常被人修理。商场如战场。

  中国有这么一批企业家,一度叱咤风云、屡建奇功,率领团队问及事业发达的顶巅、兴盛一方,却最终难摆脱悲剧命运而死于非命。

  上海“新浙商”擎旗人,被喻为“胆大包天”的上海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因肠癌11月7日病逝。他才38岁。4个多月前,当他知道自己病情严重便加快工作节奏,成立均瑶集团党委;拖着病体去欧洲考察;组织在上海的浙江企业家考察崇明岛。他的去世引发了一个社会话题:企业家“生存”堪忧,“健康”可贵。

  有统计数字显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的24年中,中国大陆企业家中,仅有记录的、有名有姓的,至少还有点知名度的就有1200名意外身亡。

  压力下的悲剧

  被誉为“桑塔纳之心”的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方宏,素以廉洁著称,外人看他“事事完美的企业灵魂人物”,却在一个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遗言的情境下,从五楼办公室凌空一跃。他死于抑郁症。

  青岛啤酒集团公司总裁彭作义,人称“彭大将军”,在游泳时突发心肌梗塞意外去世。

  47岁的贵州习酒股份有限公司老总陈星国,曾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优秀青年企业家”称号,企业在被茅台酒厂兼前的筹备期间而举枪自杀身亡。

  爱立信中国公司总裁杨迈,极感疲劳而独自去健身房,心脏病突发时身边没有一个熟识的人。

  温州市浙江东方集团副总经理朱永龙,因长期精神抑郁而自杀身亡。

  曾被称为“河南首富”的黄河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乔金岭因债务纠纷拖累自杀身亡。

  北京大中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凯心脏病突发逝世。

  29岁的广东茂名永丰面粉厂厂长冯永明,面临经营走下坡而患重度抑郁症,割腕自杀。遗书上写:“现实太残酷,竞争和追逐永    远没有尽头”,“我将到另一世界寻找我的安宁和幸福”。

  浮华背后的血与泪商场如战场

  一项对长江三角洲企业家的追踪调查显示:40岁以上的30%患有高血糖、高血压、高脂肪;50岁以上的57%患有“三高”;40%的男性头顶严重“水土流失”;400名受访人群中70%患有失眠症。数据还显示:15%~35%的受访者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

  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面临精神崩溃的危险,而更危险的是,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人们,对此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外人看企业家不管是董事长、总经理,还是总裁的头衔,响亮而威风,其实背后是日复一日的不眠之夜,年复一年的呕心沥血,精神之弦始终紧绷,这种双重角色的不断转换,最易给人产生疲倦、诱发精神抑郁症。

  这些企业的高层,用智力、体能、勤劳、坚韧铸就了成功,成了外人眼中的“明星”、“富豪”、“大款”,但潇洒的身影和阔绰的出手只是浮华的表象。

  看看南京厚德实业亮丽眼镜公司董事长谭肖明星期一的工作安排:早上8时到公司;9时召开公司高层会议,研究北京新店开张决策;9时40分,听取公司市场总监销售汇报;11时与苏州某部门负责人共进工作午餐;下午1时30分,见律师,商谈一件商业官司的庭前准备情况;14时,与秘书前去一家晚报沟通一起读者投诉……直到晚上九点,谭肖明还在公司忙碌着,忽然想起手下一再提醒给自己孩子的班主任回电话,孩子的学习情况近期波动不小。

  沉重的心理负担也在伤害着中国企业家的身心健康。商场竞争的激烈残酷,使很多企业家背负着沉重的心理压力。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2002年,全国3539个接受调查的企业家中,有90%表示工作压力大;76%的企业家认为工作状态紧张。调查中还发现,平均每4个企业家中就有一位患有与工作紧张相关的慢性疾病,如神经衰弱、高血压、慢性胃炎等。许多企业家觉得内心孤独,甚至产生厌世心理。

  “绯闻故事的多发地”

  一些企业家压力大,“一肚子苦水”闷在心里,各自有宣泄方式,有的独自去酒吧、去足浴,有的陪官员或客户去KTV,去桑拿。

  夜生活后回家,又遭太太盘问不休。那些场所虽找不到家的感觉,但毕竟能麻木而放松一阵。当然,那是“绯闻故事的多发地”,或许生活中会更添烦恼。

  据南京市心理中心周主任说,影响成功人士心理健康,最多的是焦虑症:坐立不安、莫名其妙地胆战心惊、难以集中注意力、记忆力下降、肌肉紧张、睡眠障碍。其次就是抑郁症。

  压力和焦虑是诱发精神病和抑郁症的主因。据周主任统计,病患者在对心理存在障碍的自述原因中,70%是“工作太累,压力太大”;68%的患者坦陈自己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患心理疾病;90%的企业家没有觉察自己已经患病;90%的企业家不愿去看心理医生。

  据说,王均瑶去世后,江浙一带的私营企业家见面时,常常相互感叹:身体不健康,再多的钱也没用。杭州各健身中心纷纷推出“富豪健身套餐”,各医院纷纷推出的“豪华体检”,突然多了企业家报名。浙江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国际保健中心,每天能接到来自义乌、宁波、金华、温州、绍兴的老板的电话咨询。

  老板们请客送礼,竟然多的是邀请对方去保健中心疗养、接受体检。企业老总如同一个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他们发出这样的感叹,纷纷健身体检,但愿不是因王均瑶之死带来的仅仅一时言行。

  青春宝集团董事长冯根生说:“王均瑶去世,令人吃惊。我想是平时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那些全靠自己一路打拚的企业家不容易。平时工作忙,很少有时间关心自己身体,这虽是实情,但在工作中尽可能给自己一些关心,在乎一下自己的身体。这是我对那些正在做着‘拼命三郎’的企业家的忠告。”

  企业家都有无尽的欲望。人生欲望高,与现实的距离大,就失落、痛苦;反之,欲望不高,常常会“喜出望外”。这“欲”字(繁体),由心、欠、谷组成,心里总觉得欠谷子,总觉得没有饭吃,于是有欲望。但现在家家有谷,屋顶下有谷,是“容”字,有了容就能易,因而是“容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快乐人生,能容则易。

  企业家个人风险不该成为企业风险

  从乐清县富豪周祖豹被害到王均瑶英年病逝,我们关注这样一个话题:企业家个人风险不该成为企业的风险。如何规避企业风险?

  上海同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高尔夫商学院院长张茂林认为,企业风险分两大类:系统性风险和非系统性风险。系统风险就是国家产业政策、金融政策等可预测的风险;而如同周祖豹、杨迈、王均瑶这些企业家的意外则属于非系统性风险。

  张茂林认为,企业家的资产可分为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教育背景、工作经验、社会阅历、关系资源、个人信誉还有健康,都是企业家个人的无形资产。而过多的人关注的则是企业家的有形资产。由于忽视了个人风险,导致企业风险加剧。“这就必须靠制度化建设来保证企业的发展,而不能把企业的命运寄托于某个人身上。”

  浙江001电子集团项青松说:“王均瑶太劳累了,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企业家的命运。大家都是白手起家,每天工作都在18个小时左右。现在我自己都是凌晨一两点就起床,最迟也不超过早上5点钟,晚上要到10点钟以后才睡觉,但是又不得不这么干。现在浙江的民营企业家,至少有30%的身体状况很不好。”

  现代联合控股集团董事长章鹏飞说:“现在的企业家有一个误区,就是拼命地创造财富,但对于自己的健康却忽视太多,其实也应该把自己的健康当作事业一样来经营……对于王均瑶去世后,均瑶集团会怎样,说实话,我很担心。虽说他生前已经对他的两个弟弟,均金、均豪委以重任,但毕竟在生前,王均瑶是老大,可以斡旋。他死后,兄弟间万一有什么矛盾,公司还能撑得住吗?”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